当前位置:首页 > 概况信息 > 人文历史

半塔保卫战

来源:县政府作者:沈献龙阅读:发布时间:2021-05-17 16:46字体【  

半塔古称白塔,历史悠久。据来安县志记载,位于现半塔中学院内,曾建有一座白塔寺,寺内筑有一砖塔,上刻有“赤乌元年”(公元二三八年)字样,后来塔塌倒三层,仅存半个塔,故名半塔,地方亦称半塔集。

新中国成立后,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革命老区半塔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半塔镇已发展成为副县级建制镇。

抗日战争时期,著名的半塔保卫战争就发生在这里。

战前形势

1939年秋,以罗炳辉为司令员、郭述申为政委、周骏鸣为副司令员、方毅为主任、赵启民为参谋长的新四军第五支队来到来安,开辟了以半塔集为中心的淮南津浦路东抗日游击根据地,初步打开了路东敌后抗战的局面。

以蒋介石为首反共顽固派在“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指导下,消极抗日,积极反共。1939年底,以胡宗南部进攻陕甘宁地区,以阎锡山部进攻山西太行根据地,掀起了第一次反共高潮。蒋介石在华北战场失败后,便将矛头指向华中。1940年春,蒋介石密指安徽李品仙部和江苏韩德勤部,准备进攻皖东地区的新四军第四、第五支队,采取东西夹击,企图各个消灭之。

3月,国民党安徽省主席兼二十一集团军总司令李品仙调集5000余兵力,向津浦路西驻定远县大桥地区的新四军江北指挥部、中共中央中原局及新四军第四支队司令部发起进攻。我军在刘少奇、张云逸指挥下,罗炳辉、徐海东等率四、五支队主力于路西对顽军作战。

就在路东五支队主力西援作战,后方兵力空虚的时候,国民党江苏省主席兼鲁苏战区副总司令韩德勤调集万余兵力,于3月21日向新四军第五支队机关所在地——半塔集及其附近地区发动大规模的围攻。

根据中原局书记刘少奇和新四军江北指挥部的指示,路东留守部队在新四军江北指挥部政治部主任邓子恢、五支队政委郭述申、副司令员周骏鸣、政治部主任张劲夫和路东省委书记方毅的指挥下,奋起反击,开展了以保卫半塔集为中心的反摩擦战斗。这就是著名的半塔保卫战。

半塔地处苏皖两省五县交界处,是个山区小集镇。镇四周有一条无水浅沟和一道年久失修、残缺不全的矮墙,驻守在半塔的第五支队教导队就在这条浅沟和残墙的基础上构筑工事。镇的四角有炮楼4座。半塔集西南10华里的苏郢、冯郢是五支队司令部和政治部驻地,西北1华里的头道光山是半塔的制高点,背后是二道光山,左侧贾大山,均为兵家必争之战略要冲。半塔镇南面地势较低,自西向南有一条小河,东和东北面是一片乱坟岗和小树林。

留守半塔地区的新四军部队有:五支队教导大队6个队(3个军事队,2个学生队,1个女子少年队)约500人,驻半塔集;白沙王、仇集、涧溪一带驻有10团团部及两个营约1200人;竹镇、雷官集一带,驻有15团的两个连约160人和一个刚改编的游击队约200人;四十里桥、西高庙一带,驻有特务营1连、4连和机枪连一部;高山集驻有特务营3连(游击队刚改编的);特务营2连和机枪连驻苏郢,为机动部队,政治部执法队30余人驻冯郢。总兵力约3000人,且新战士多,武器装备差。

战斗经过

3月21日凌晨5时许,顽军697团为第一梯队,698团为第二梯队,从半塔集的东南、东北、西北三面突然发起进攻。驻守半塔的五支队教导大队,在大队长黄一平、教导员唐克的指挥下,立即投入战斗。从东北方向进攻半塔的697团第二营,在炮火的掩护下,向半塔逼近,8时30分,顽军抵达圩外100米左右。顽军另一路占领半塔集东面约2华里的大高郢。两路顽军同时攻击推进,守军沉着应战,在阵地前100米以内,以密集火力大量杀伤敌人,顽军受到重创,退了下去。军事队、学生队都投入战斗,女生少年队和民兵参加抢修工事,街上居民也组织起来投入战地服务。中午时分,顽697团一营的两个连抢占半塔西北制高点头道光山,完成了对半塔的包围,并以重机枪封锁半塔集与五支队司令部驻地苏郢间的道路。在苏郢指挥所的五支队副司令员周骏鸣见此情况,当机立断,抓住敌人立足未稳之机,率特务营2连,绕道半塔西北山后,隐蔽接近顽军,教导大队在正面攻击,2连在山后突然发起冲锋,顽军腹背受敌,四处逃窜,遂夺回头道光山阵地,控制了制高点,打通了与苏郢的通道。教导大队发扬顽强作战、不怕牺牲的精神,一天之内打退顽军三次进攻。

同时,顽军16团、13团各一部和六合常备队约2000人,由16团团长石佐民率领,向驻竹镇的五支队15团两个连发起攻击,15团参谋长胡定千率部与顽军激战6个多小时,后退至石涧子设防,又遭顽军重创,终因寡众悬殊,部队伤亡重大,9连失去联系,新编游击队被打散。

在半塔西北方向的四十里桥,五支队特务营两个连遭秦庆霖部的袭击,遂弃守退至西高庙。黄昏时,顽军以独六旅两个营、秦庆霖两个营,共四个营的兵力向西高庙猛扑,为减轻半塔集战场的压特务营第一、第四连的战士奋勇抵抗,仅以两个连的兵力将敌四个营的兵力紧紧吸引在西高庙,有力地配合了半塔集的战斗。

另外,顽军一部向半塔集南10华里的王集发起进攻,双方激战终日,打退顽军多次冲锋。

在战斗打响的当天,留守在半塔的邓子恢、委郭述申、周骏鸣、赵启民、张劲夫及方毅等,认真研究形势,并将韩德勤进攻各地的情况电报中原局和江北指挥部。22日,中原局和江北指挥部指示:“动员和组织一切力量,坚守半塔,待路西主力挥师东援,歼灭韩顽。”根据这一指示,留守半塔的首长认为,只有固守7天以上才能赢得必需的时间。因此,决定重新调整部署:1、半塔集守备部队固守阵地,组织有效火力,杀伤进攻之敌;2、组织特等射手,包括地方猎手,以冷枪击毙敌指挥官,发挥仅有的一挺机枪的作用,游动射击,扩大火力网点,以迷惑顽军;3、调整半塔外围部队的部署,分出一部兵力拖住敌人,以分散敌人兵力,其余向半塔靠拢。为此,命令10团两个营赶至西高庙,接出特务营,再由涧溪、仇集、白沙王向半塔集靠拢,配合古城游击队,击退进攻古城的敌人。尔后,特务营担任机动任务。10团一部进至半塔集东北的大田营,阻击西高庙的顽军,威胁顽军侧背,并与半塔南15团的两个连和游击队相呼应,形成南北钳击形势。

22日,围攻半塔的顽军从东、北两面向半塔进攻数次,均被击退。顽独六旅的18团向高山集的特务营3连发动猛攻,3连伤亡较大,高山集阵地失守。

中午,五支队10团两个营由涧溪、白沙王赶到古城,配合王麟章率领的游击队,击退嘉山县周少藩的常备大队和盱眙县秦庆霖常备队一部,俘敌一个排。

同日晚,第五支队参谋长赵启民到半塔集,向教导大队传达了中原局江北指挥部的指示精神和支队的决定,并研究制定具体措施。一要发扬不怕疲劳、连续作战的精神;二要动员组织自卫队(民兵)参战,解决兵力不足的问题;三要节省子弹,严禁随意打枪;四要配齐大刀 、长矛、手榴弹,准备近战,白刃歼敌;五要派出若干战斗小组,夜间袭扰、消耗和疲劳敌人;六要开展政治攻势等等。

占领竹镇的顽独六旅18团向半塔进击,路经乔王,遭新四军游击队的顽强阻击。这支40余人的小游击队,在民运工作组组长兼游击队长、指导员刘洁(女)的带领下,凭借坚固工事,与顽军激战一天一夜,牵制顽军一个团的兵力。24日上午10时左右,该部顽军被迫绕道进击半塔。

23日凌晨,秦庆霖部以两个营的兵力,趁我10团离开白沙王、仇集一带驰援半塔之机,包围白米岗的10团卫生队,队长赵瑞生(赵峰)带领不足50人的医务人员、伤病员,用两支步枪、一支短枪、一门土炮(装碎石子)和木棍等,机智勇敢地与顽军奋战3天3夜。军需处长张铁生同志带一名通讯员冲出包围,向团部告急,团部急派9连连长周传学率部配合汪道涵率游击队,解了白米岗之围。

24日晚,顽军又从运河增调常备10旅19、20团前来增援,连同阵地之敌,共约2000余人,于次日再次向半塔发起总攻,可是顽军连日进攻失利,进攻势头大为减弱。由于新四军的政治攻势,顽军士气低落,顽军愈打愈失去战斗意志。新四军部队战士愈战愈勇,很快夺回大田郢及后山制高点。

23日,挺进纵队副司令员叶飞,奉陈毅电令,率挺进纵队一、二团各两个营和特务营,从苏中吴桥出发,西渡运河,穿越天(长)扬(州)公路,昼夜兼程,弛援半塔。叶飞部在增援半塔途中,4 天打了3个胜仗。26日,叶挺部占领马集一线。

这时,路西的反顽战斗已经取得胜利,在刘少奇、陶勇、芦胜的张云逸、罗炳辉等率领下,五支队星夜兼程,回师路东。苏皖支队撤出大马厂,从周家岗出发,经黄泥岗赶到古城、王店集增援半塔。

27日,新四军路西东援的先头部队到达张山集,东面的叶飞部队在马集、竹镇一带设防,遂成全线反击势态。此时,进攻半塔的顽军全线动摇,仓皇后撤。

28日,新四军主力部队在半塔周围地区集结。

中路军,由五支队司令员罗炳辉率领新、老八团及特务营与陶勇、芦胜、梅嘉生率领的苏皖支队配合,从古城直插半塔集东北的王店集,后兵分两路,追击从半塔溃逃之顽军。

西北路军,由10团两个营会同原驻防部队,向白米岗、涧溪、河稍桥追击秦庆霖部,直逼盱眙县城。

东南路军,由四支队7团在马集、竹镇与叶飞部会合,向汊涧、铜城、黎城追击独六旅;15团两个连会同一、三营向釜山方向攻击前进。

4月9日,新四军各部进至准河南岸,顽军被打退至淮河以北。经过20天的艰苦奋战,半塔保卫战终于取得最后的胜利。

半塔保卫战的胜利的意义

半塔保卫战的胜利,对党领导的新四军在华中地区取得反顽作战全面胜利和创建皖东抗日民主根据地起到关键作用。实现了中共中央“巩固华北,发展华中”的战略方针。

半塔保卫战的胜利,粉碎了国民党顽固派企图由桂顽和韩顽对江北新四军部队实行东西夹击,消灭江北部队的阴谋。

半塔保卫战创造了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范倒。叶飞曾说,他后来在指挥保卫郭村的战斗中就运用了半塔保卫战的经验。陈毅曾给半塔保卫战高度评价。他说,半塔保卫战是固守待援的范例,在华中先有半塔,后有郭村。还说。有了半塔,就有了黄桥。

半塔保卫战胜利,为把皖东抗日民主根据地的中心放在半塔举行了一个奠基礼。随着半塔保卫战的节节胜利,刘少奇率中共中央中原局从路西来到半塔,新四军江北指挥部也在张云逸的率领下,随中原局由路西到达半塔集。

纪念革命先烈,筹建烈士塔

为纪念在抗日战争和半塔保卫战中英勇牺牲的革命烈士。1944年3月,淮南行政公署主任方毅特乘罗炳辉师长召开军政民座谈会之便,提议社会各界人士捐款在半塔保卫战主战场——头道光山上建筑壮严烈士塔一座。与会代表一致通过,并当场推荐罗炳辉、方毅、萧望东(二师政治部主任),朱雨江(路东参议会副参议长)等9人组成筑塔委员会,罗炳辉任主任委员,方毅、朱雨江为副主任委员。负责筑塔事宜。1946年,我军因战略转移,撤离半塔,烈士塔建造一半就停工了。

新中国建立后,来安人民缅怀先烈丰功伟绩,于1958年开始续建半塔烈士塔,并以纪念塔为中心,依山而筑,建造一座气势雄伟,风景秀丽的烈士陵园。

纪念塔矗立在光山之峰,高10米,为四方台体。塔顶屹立着身背斗笠、大刀、持枪远视、威武雄壮的新四军战士的雕像,这尊大理石雕像是在陈毅元帅亲切关怀下,由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教师们精心雕凿的,塔的正面为陈毅元帅亲笔题写的“革命先烈永垂不朽”八个雄浑遒劲的大字,背面是张恺忛同志写的“革命烈士永垂不朽”的题词。纪念塔前立着大理石纪念碑,上面刻着张云逸1964年5月1日撰写的碑文。纪念广场,东西两侧建两座对称的琉璃瓦凉亭。塔的西侧是存放革命史料的陈列馆。

2006年6月,半塔保卫战旧址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08底,经安徽省政府民政厅批准,半塔烈士陵园更名为皖东烈士陵园。2009年7月,皖东烈士陵园被民政部命名为全国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

2007年底来安县委、县人民政府决定自筹资金对半塔烈士陵园进行改造升级,重新建造皖东革命纪念馆。纪念馆为四合院构造,由新四军第二师纪念馆,刘少奇在皖东纪念馆,半塔保卫战纪念馆组成。烈士塔前广场采用大理石板材铺设,整个皖东烈士陵园重新修葺一新。2010年半塔保卫战胜利70周年时重新对外开放。一个更加壮严、雄伟,靓丽的皖东烈士陵园展现在人们的面前。

撰稿:吴朝元